江苏沭阳:焦虑的“出租车”(图)

中华青年网 2015-01-19 14:48:20

  近日,南京、南昌、济南、沈阳等各地省会城市纷纷出现出租车罢运事件。“份子钱”、“高度垄断”等原因成为出租车罢运的重要原因。同样,江苏沭阳“个体挂靠出租车公司化运营”土政策的出台,亦被指与民争利,引发“的哥的姐”罢运,酝酿更大的焦虑和不安。

\

  江苏沭阳:焦虑的“出租车”

  绝望的“骆驼祥子”张道洋

  2015年1月16日,早晨8点,天空阴沉。

  苏北大县沭阳县城从睡梦中醒来,开始了一天的喧嚣和繁华。在台州北路,十二层高的沭阳县交通运输局大楼巍然矗立,楼顶“沭阳交通”四个红色大字分外醒目。近日,由于实行“全县个体出租车公司化运营”,让这座大楼处于舆论的漩涡之中。

  而在三十公里之外,沭阳县桑墟镇蔷薇河村16组,四十九岁的村民张道洋在村道上不停张望,等待记者采访到来。

  冬日的村庄万木萧条,空旷寂静。个头颇高、头发花白、满脸愁容的张道洋将记者领到家中。

  五间低矮的房屋正房三间厢房两间,门框可以碰到头顶。正房内东西随意放在脚下,卧室和客厅之间没有隔断,被褥堆在床上。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和家电产品。唯一值钱的家电是靠窗户位置的电视机,十多年前的型号。

\

  张道洋家唯一值钱的资产是停在门口的出租车,车牌号苏NF5831,挂靠鹏程出租车公司。2011年花高价37万从别人手里面转让而来。张道洋说,自己有六个孩子,老伴患糖尿病需长期服药,无更多收入来源导致家庭贫困。当时因家境贫困,亲戚朋友给他出主意跑出租,并借钱给他,自己也借了十来万的高利贷。跑了三年,每个月有三五千元的收入,勉强维持家庭生计,目前购车费用大部分没有收回。

  现在,县交通局提出公司化运营,收回运营手续。“自己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张道洋说,原来借钱给自己的亲戚朋友纷纷来讨债。

  张道洋拿出“鹏程出租汽车经营服务挂靠合同”。记者看到,2008年2月27日,合同约定,“乙方(张道洋)自备一辆轿车以甲方名义从事旅客运输行业,车辆产权属乙方所有,有关车辆运营的各种证件(行驶证、营运证、车辆号牌等)和手续属甲方所有。”

  “服务费由乙方平均按月在每月25日前向甲方缴纳,月缴纳费用(份子钱)为350元。”

  与张道洋同样命运的还有十公里外的小伙子周雷。周雷家住扎下镇周沟村,现年31岁,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两个年幼的儿子。家里只有一亩田地。

  2014年4月,周雷花费27万元从别人手中“购买”一辆出租车,其中25万元购车,一万元为向出租车公司交的过户费,一万元为押金。

  周雷说,自己向信用社贷款20万元,东拼西借7万多元,自己买出租车就是想到车快报废了,自己买个新车可以继续挂靠。如果运营权被收回,自己同样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

\

  比较奇怪的是,周雷与王某的售车协议签订于2014年4月15日,双方约定,“今甲方将挂靠于金路达公司的苏NF5901出租车出售给乙方,售价为二十五万元整。”而周雷与沭阳县金路达汽车出租有限公司签订的“营运车辆挂靠经营合同”签订于2008年6月18日,双方约定,“乙方(周雷)将车辆(车号苏NF5901车型桑塔纳)挂靠甲方,其经济性质不变。产权属乙方所有,承担义务不变,享受政策待遇不变,实行独立核算,自负盈亏。”

  显然,金路达公司“配合完成”了周雷与王某的过户转让行为。

  记者看到,周雷家数间红砖红瓦的房屋低矮破旧,靠墙角的洗衣机破旧不堪,用木板绑缚一圈。

  张道洋告诉记者,如果公司强行收回自己的出租车运营权,债主再来逼债,自己只有带老伴去县城跳楼了。

  “出租车公司化经营”引发罢运

  2014年11月24日,江苏沭阳县居民走上街头,想打出租车时,发现出租车都不见了踪影。原来县城的出租车大多实行罢运了。

  记者了解到,沭阳县是约200万人的大县,现有个体出租车运营车辆近500余辆。据当地司机称,现在沭阳县一辆普通的出租车转让费用高达30多万,如果沭阳县交通运输局强制收回,这30多万就是对出租车司机造成的直接损失。而受益者是所挂靠的公司。

  2014年12月,沭阳县百分之五十的出租车约有200余辆到达使用年限。按照国家规定,出租车7年一次强制更换车辆。

  此时,出租车所挂靠的出租车公司通知下辖车辆,所有到达使用年限的车辆不但要收回车辆,还要收回出租车辆运营证。

  2014年11月24日,当地所有个体运营车辆收到通知后,集体将车辆行驶至台州南路,用集体罢运的形式,抗议当地政府的无理做法。

  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罢运两天后,11月27日,县委副书记倪成城、政法委书记胡道良、交通局局长孙西勇、信访局局长范道东等县领导用单方发言的形式,以蛮横的态度对出租车罢运代表进行训斥,对政策未做任何解释。

  2014年11月28日,在商讨无果的情况下,出租车司机继续进行罢运。上午九时许,在罢工路段出现大量武警特警,以暴力手段对出租车司机强行抓捕。

  沭阳县交通运输局以公开信的形式对出租车司机的反映进行答复。

  公开信指出坚持公司化运营方向不变后,解释说,现有挂靠经营车主在取得挂靠经营权时,均与所属公司签订合同,合同明确约定经营期限。经营到期后,公司收回经营权。根据合同法规定,此合同具备法律效力。

  但考虑到挂靠车主的利益,对公司及挂靠车主之间利益进行均衡调节,对挂靠车主给予最大让利,非挂靠业主承租费用为180元/天,对挂靠车主承租费用定为110元/天。“测算后,6年多支付成本6450元,平均每年仅多支付1075元,利益基本不受影响”。

  但出租车主们显然“不领情”。按照新的“沭阳县出租车公司化运营模式”,原挂靠车主优先获得每天110元租金的承包经营权且期限为6年。

  与张道洋同样命运的众多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这样算来,每个月缴纳的租金(份子钱)高达3300元,是原来的十倍。而每天运营收入大概300元左右,除去一百元加气费、保险费养路费税收等大约每天一百元,每天收入100元左右,每月收入大概3000元,每年收入30000元,六年收入大约18万元。相对于前期高达30多万元的转让费用,注定血本无归。

  更重要的是,六年到期后,运营权与出租车主“彻底不搭界”。出租车主也不能像以前一样“过户”转出。

  被“克隆”的沭阳出租车

  出租车主反映,由于县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打击不力,沭阳县“黑出租车”泛滥,使他们生存空间逼仄。更奇怪的是,这些黑出租车除不挂车顶灯外,外观车辆颜色与他们一模一样。

  记者在沭阳县街头看到,车牌号为SNSD409、苏NSA411、苏NWT682、苏NCN127、苏NBD376、苏NCK365、苏NE6235等车辆被出租车主指认为黑车,外观果然同样为蓝色,很容易鱼目混珠,被市民错认为出租车。

  而在沭阳县人民东路520宾馆前,聚集着外观为私家车的黑出租车。看到乘客前来,拼命拉客。一辆新买尚未上牌的北京现代悦动车正在与乘客讨价还价。

  出租车主反映,2011年沭阳县政府交通局新上了80辆帕萨特车型出租车,先拍卖到出租公司,最后卖给出租车主时已高达每辆50万元,抬高了沭阳县出租车的转让价格。两年后,车主发现领不到油补,上访后发现,这80辆车竟然没有在省交通厅备案。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法律运营中心主任于云斌告诉记者,地方政府在制定涉及千家万户的政策时,更应多考虑民生问题。从目前情况来看,沭阳县人民政府并没有制定规范性文件,对“个体出租车公司化运营”作出规范。更没有召开各方代表参加的听证会。仅凭公开信中“县领导会办”一说,显然难以服众。哪些县领导会办了?沭阳县能否按政府信息公开的原则予以公开公示。显然,沭阳县交通运输局的公开信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土政策。”地方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应更多考虑民生问题。牵涉千家万户的出租车行业管理,更应做到管理政策的公开、公正与透明,充分尊重出租车主的利益和意见。

  于云斌主任说,沭阳县上级人民政府宿迁市人民政府2009年11月10月颁布的《宿迁市市区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客运出租汽车经营权使用年限为8年,凡客运出租汽车企业或车主中途退出营运,以及经营权使用期满的,由政府重新配置。

  经营权使用期限内,客运出租汽车企业、车主中途更新车辆的,经营权使用期限不变。对本办法实施前已投放的客运出租汽车,凡到期报废更新或提前更新的,只能更新一次,车辆运营期限从车辆更新之日起延续八年。

  如此人性化的规定,沭阳县有关部门却视而不见。显然,张道洋、周雷属于“本办法实施前已投放的客运出租汽车”,可以“只能更新一次”。

  近日,南京、南昌、济南、沈阳等各地省会城市纷纷出现出租车罢运事件。“份子钱”、“高度垄断”等原因成为出租车罢运的重要原因。

  “我们赚的钱去哪儿了?”不少出租车驾驶员感觉,一天天辛苦忙到头,却不知道赚的去哪儿了,尤其是每月固定上交的份子钱,更是说不清。近日,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汪祝君作客媒体节目表示,今后,省交通运输厅将配合其他相关部门共同制定承包费标准,明确出租车“份子钱”的构成并向社会公开。

  昨天的热线节目中,一名开了10多年出租车的的姐打进电话,这名张姓的姐坦言,南京青奥会之前她每月的收入维持在四千元到五千元,但上个月她只赚了一千八百元。此外,每天最少12小时的工作强度,让她感觉非常疲惫。

  张姓的姐不解的是,上海、北京作为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出租车司机每月的“份子钱”为五千元左右,但南京却要收取八千元甚至一万元。因此,她希望每月的“份子钱”能降一些,并实行全天双计费制,另外每个月以及节假日最好能有一到两天休息,以维护良好的行业生存环境,别让南京的出租司机都动了改行转业的念头。

  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汪祝君在节目中表示,所谓出租车“份子钱”,实际上是驾驶员交给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根据江苏省价格管理规定,承包费由政府定价,具体的定价权在各地方政府物价部门。“份子钱”的定价标准很复杂,其费用高低除了取决于经营模式以外,还与出租车车型结构、经营权方式、车辆报废更新周期、企业管理成本、地方经济发展水平、平均工作水平、运营状况以及日常所包含的费用项目等有关,但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大多是由企业和司机协商以后,在承包的合同当中确定的,因此出现费用的组成不太清晰、信息不透明的问题。

  汪祝君副厅长还表示,今后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将与省物价、财政等部门根据运营数据和经营模式,进一步明晰“份子钱”的基本组成,制定合理的“份子钱”收费标准,另据透露,收费情况将向社会公示,接受社会监督。

  记者致函沭阳县人民政府县长卞建军和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厅长游庆仲采访了解相关情况,但截至发稿时,尚无回复。

  链接:沭阳县交通局长孙西勇违规使用超标车被省纪委通报

  据扬子晚报报道, 2014年1月21日,江苏省纪委网站通报了8起去年下半年以来查处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和省委十项规定典型问题,以案明纪,进一步发挥警示教育作用。

  1、南京市人防协会组织14人赴新疆公款旅游问题

  2013年8月下旬,南京市人防协会以考察应急管理计划为名,组织该市8个区人防办共14人赴新疆公款旅游。南京市人防办党委给予市人防协会副会长高永松通报批评,给予调研员周苏东党内警告处分,责令参与公款旅游人员退缴应由个人承担的全部费用。

  2、邳州市占城镇司法所所长夏兆亮等5人违反工作日午间禁酒规定等问题

  2013年8月13日(星期二),夏兆亮带领镇司法所调解员陈瑞、赵帮振到占城镇陈庄村调解民事纠纷。中午,陈庄村支部书记庄文刚、村文书单士贞陪同夏兆亮一行三人在饭店吃饭,5人共饮用2瓶白酒、6瓶啤酒。夏兆亮和陈瑞将酒席间听到的不实传言发表在“邳州论坛”,造成恶劣社会影响。邳州市纪委给予夏兆亮留党察看两年处分,给予陈瑞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给予赵帮振、庄文刚、单士贞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3、昆山市千灯城管中队队长祝晓斌公款购买月饼券及购物卡等问题

  2013年9月6日,祝晓斌购买58张价值199元的月饼券发给城管队员,购买总值10000元的购物卡发给部分城管队员及相关协作单位。昆山市千灯镇纪委给予祝晓斌党内警告处分并退赔10000元卡费。月饼券费用由领取人承担。

  4、南通港口集团有限公司集装箱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葛建华等5人违规参与高消费娱乐活动问题

  2013年9月24日晚,葛建华与该公司工会主席朱义平、副总经理徐晓东、总经理助理于金成等4名公司领导及驾驶员姜飞到濠园会歌厅唱歌,共消费5600元。南通港口集团党委给予葛建华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朱义平、徐晓东、于金成、姜飞等4人党内警告处分。

  5、淮安市淮阴区市政工程公司经理葛洪宽等人公车钓鱼问题

  2013年9月8日上午9时许,淮阴区住建局市政工程公司经理葛洪宽与该公司材料设备科办事员干家豹,乘由本单位驾驶员朱松驾驶的公车一起去韩桥乡钓鱼。淮阴区纪委给予葛洪宽、朱松党内警告处分;淮阴区住建局给予干家豹行政记过处分。

  6、盐城市响水县南河镇党委书记、镇长罗玉刚等人中秋节期间违规发放奖金补贴问题

  2013年8月底,响水县南河镇党委书记、镇长罗玉刚、镇人大主席王飞、镇党委副书记王爱军商议决定,中秋节期间根据人员级别和相应标准给镇机关人员发放奖金补贴,镇财政所长顾培雄同意并造表发放共计13.68万元。响水县纪委给予罗玉刚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王飞、王爱军、顾培雄党内警告处分,追缴所有发放的节日补助费。

  7、靖江市公安局副局长陈宇亮违规公车私用问题

  2013年10月3日和10月16日陈宇亮公车私用被网络曝光,造成不良社会影响。靖江市委、市政府免去陈宇亮靖江市公安局副局长、党员委员职务,靖江市纪委给予陈宇亮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8、宿迁市沭阳县交通局局长孙西勇违规使用超标车问题

  孙西勇同意该县通达公路养护工程有限公司购置一辆价值27.88万元,排气量为2.0T的大众帕萨特轿车,并由县交通局长期借用,主要由孙西勇使用。沭阳县纪委给予孙西勇党内警告处分,没收所购车辆。

  以上案例,涉及不同级别领导干部,他们对中央八项规定、省委十项规定和纠正“四风”的要求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必须坚决予以查处。

  春节将至,各地各部门和广大党员干部要认真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和省委十项规定,严厉查处各种违纪违规行为,注重查处利用新技术新手段变换方式违规收送礼金礼品等问题,对顶风违纪的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点名道姓通报曝光努力营造风清气正的节日气氛。来源:消费日报网

相关报道

标签: 沭阳 江苏 出租车

热评排行